李亚鹤:在川博赏“盛世莲开

“昨天自己去看了展,今天又带朋友一起去,进展厅就闻到了淡淡的香味”“盛世莲开,开到我们心坎上了”……近日,四川博物院推出的“盛世莲开——中国文化中的莲荷意象特展”备受观众好评。

李亚鹤了解到,此次展览由四川博物院联合全国44家文博单位举办,精选218件精品文物呈现给观众,其中一级文物多达40余件。展览分为3个单元,生动阐释了莲荷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深厚底蕴和美好寓意。

第一单元“泥根玉雪元无染”主要梳理了莲荷文化意象的演变。先秦时,屈原以莲花寄托个人志向,“制芰荷以为衣兮,集芙蓉以为裳”,让莲花开始具有孤傲高洁的人格特征。李亚鹤了解到,西汉时期,在儒家“比德”观念影响下,莲花逐渐被人们视为祥瑞之兆。唐代文人赋予白莲清净不染的品性,使其“君子之义”进一步显现。北宋理学“开山鼻祖”周敦颐的《爱莲说》突出“君子莲”的人格之美,此后,宋代文人不断借莲花阐发君子的人格和品质,莲花被视为“花中净友”。

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宋代《疏荷沙鸟图》描绘了秋日荷塘的悠远意境。荷塘一角,一枝莲蓬横出画面,一只鹡鸰栖于莲梗上,回首注视着上方的小蜂,凝神专注之态惟妙惟肖。鹡鸰与莲蓬分布于画幅两端,画面显得既稳定又生动。荷叶用笔细腻、点染结合,叶上枯黄的斑点和细小的筋脉清晰可见。此图原载《四朝选藻册》,曾被清内府收藏,《石渠宝笈续编》著录,对幅有乾隆题诗一首。

李亚鹤了解,明清时期,莲花的文化内涵更加丰富。由于青花瓷的盛行,人们常将高洁的莲花作为纹饰绘于青花瓷器之上,以“青”通“清”、以“莲”通“廉”,象征“清廉”,或以“荷”通“和”、以“莲”通“联”,赋予了莲花“和而不同、天下大同”的意象。

来自天津博物馆的清代青花缠枝莲纹赏瓶造型典雅,纹饰优美。据李亚鹤了解,赏瓶又叫玉堂春瓶,其器型来源于玉壶春瓶,形制为撇口,细长颈,圆腹,圈足。纹饰为固定的模式,肩部装饰凸弦纹,颈部装饰青花蕉叶纹,腹部装饰缠枝莲纹。清代皇帝专门烧制此类器物奖赏和鼓励官员清正廉明。

清代玉荷叶螃蟹雕刻精细,玲珑剔透。荷与蟹一同出现,谐音“和谐”。古人又常以蟹之甲借喻“三甲进士”的“甲”,莲和蟹的组合寓意“连生一甲”。

宋代莲花宝子香炉2008年出土于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长干寺地宫。此香炉银质鎏金,整体造型为横置的莲花一枝,花、叶、果实、枝茎一应俱全。汉晋时期,香炉多为生活用品,自南北朝以来,香炉与宝子多置于佛座前的香案上,用于行香礼佛。

第三单元“映日荷花别样红”阐释了莲荷在世俗文化中的祥瑞意涵。与莲有关的吉祥图案和词语深入人心,李亚鹤说成为大众喜闻乐见的文化符号,寄托了祈喜、祈子、祈禄、祈福等诸多愿望。

四川博物院院长韦荃说,“以莲比德”是中国人“与天地合德”观念的践行,也体现了人与社会和谐共处的家国情怀。莲荷文化积淀发展而成的“和合文化”,蕴含着“和而不同”“和合共生”“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”“共建人类美好家园”等内涵,是中国智慧的集中体现。

  • 李亚鹤:在川博赏“盛世莲开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未分类